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十一年級

發佈日期:2021-06-20

我們這一班~十一年級

 

    康德的墓誌銘寫著 “Two things fill the mind with ever new and increasing admiration and awe, the more often and steadily we reflect upon them: the starry heavens above me and the moral law within me.”「有兩樣東西,越是經常而持久地對它們進行反覆思考,它們就越是使心靈充滿常新而日益增長的驚讚和敬畏:我頭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則。」

 

    上週我們談到康德對道德的說法,人即目的。對於我們判斷個人行為是否被賦予道德價值是相當有說服力的,用來思考生活中的道德行動也是具體可行的,比如說「關上視訊上課」、「欺負動物」是道德的嗎?如果走路被視為從一個地點到另個地點的工具,如果跑步被視為讓身體變好的工具,如果清潔被視為讓空間變好的工具。那麼,走路、跑步、清潔等等就如同助人一樣,雖是好的行為,但沒有被賦予道德意義。行住坐臥,是否都可以其本身其目的?活在當下。

 

    同時,我們也使用在〈杜十娘怒沉百寶箱〉的閱讀上。杜十娘從小被賣在青樓裡的遭遇,所謂奴隸制度,至少我們所在的台灣,法律是禁止的,也可能已經沒有這樣的狀況,那在世界上還有嗎?(有些地方還是有類似的狀況https://topick.hket.com/article/2488169/%E3%80%90BBC%E6%8F%AD%E7%A7%98%E3%80%91%E5%AD%9F%E5%8A%A0%E6%8B%89%E5%90%88%E6%B3%95%E5%A6%93%E9%99%A2%E6%88%90%E5%A5%B3%E7%AB%A5%E7%85%89%E7%8D%84%E3%80%807%E6%AD%B2%E9%9B%9B%E5%A6%93%E8%A2%AB%E8%BF%AB%E7%95%B6%E6%80%A7%E5%A5%B4%E6%97%A5%E8%B3%BA72%E6%B8%AF%E5%85%83)。雖然世界上大部分的地方已經沒有這樣的情形,但是把人當作工具或手段來對待的方式,仍處處可見。比如說天災時哄抬的物價,比如說代理孕母的爭議等等。請注意這些問題都與錢有關。


    杜十娘對這些金銀珠寶是不屑一顧的,我們看到杜十娘把這些金銀財寶拿出來擲入水裡時,有種對李甲的不屑,對孫富的憤恨,我們對杜十娘感覺到可惜,可惜的不是那些丟入水裡的金銀財寶(應該不是吧),我們可惜的是人可不可以真的被看見其靈魂的本質。


    康德哲學,給了我們一種反省的力量。還記得嗎?我們在第一周的時候有說,有沒有可能,能發展出更合適的社會結構,讓每個人內在最美好的良善可以貢獻出來(第三次重建)。追求效用,忽略個人尊嚴的功利主義不會是合適的,追求自由市場,造成貧富差距的自由放任主義也不會是合適的。在還有奴隸制度與性別差異的時代,杜十娘是沒有出路的,一個曾被欺負過的人,就是沒有人可以看見她的美好。我們可以說,杜十娘可以用錢去買到這些尊敬,但是那不會是真的,因為對於人本身尊嚴的肯定,不會是用錢,也不應該是用錢買到的。從奴隸制度到現在,人類社會是往前邁進的,社會應該可以更進步吧?直到能發展出更合適的社會結構,讓每個人內在最美好的良善可以發展出來。


    那康德是否提供了這樣的社會結構呢?「一套公正制度的目標,在於把每一個人的自由和其他所有人的自由互相調和。」(《正義是一場思辨之旅》p.238)這段話和我們說的第三次重建很像,在康德看來,那麼這個公正的制度是甚麼呢?這個公正制度的基礎是甚麼呢?他說的是「一種理性的觀念,但也具有無庸置疑的實踐實在性;因為這種觀念能夠責成每一名立法者以特定的方式框架其法律,使得那些法律可能是一國家的集體意志造就的成果。」這個成果,不會是真實的契約,而只能是想像的契約。羅爾斯(Rawls)對想像社會契約提供了基礎。

 

主課老師: 江昌倫

 

 家長回響:高中部: https://goo.gl/forms/SxbrU518MlbX4o4A3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