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十一年級

發佈日期:2021-06-13

我們這一班~十一年級

 

俠研究海之聲第二週

 

    自由是現代社會裡政治經濟哲學討論的起點,對於每個人人權的尊重,已是這時代的普遍價值。然而自由的基礎是甚麼?自由應有界線嗎?如果自由應有界線,那界線在哪裡呢?

 

    1846年,寫作《湖濱散記》的梭羅跑到華爾騰湖旁邊的小鎮,遇到警察叫住他,要他把6年沒繳的稅繳清,梭羅拒絕繳稅助長不義的戰爭,而被關入牢裡。這讓梭羅仔細思考政府與人民的關係,如何使民主政治不違背人民的良心?怎樣才能阻止政府為非作歹?而在1849年發表演講,提出「公民不服從」概念:

    「難道公民必得將良心交給立法者,自己一分也不留?若此,則人有良心何為?我認為我們首先必須是人,然後再談是不是被統治者。培養對法律的尊敬,像培養對權利的尊敬一樣,是不當的。我唯一有權利要盡的義務,是任何時候都做我認為對的事。……法律從不能使人的正直增加絲毫;而由於人對法律的尊敬,即使天性善良的人也日日做了不正義的代理人。」

 

    “The only obligation which I have a right to assume is to do at any time what I think right.”

 

    「做我認為對的事」這句話如此簡單,所以很容易拿來用。但簡單的話,比如說格言,需要仔細地被思考其深意。細讀梭羅這段話這句話,我們會看到幾個核心,
1.任何時候:所以沒有一刻是休止的
2.我自己:我與自己是一致的嗎?
3.認為:認為是甚麼,如何認為?有歷程嗎?
4.對的: 甚麼是對的?如何確定是對的?


    這個「我認為是對的」的基礎,在細讀原文這段落時,可發現是"conscience"(譯為良心)。他說”Must the citizen ever for a moment, or in the least degree, resign his conscience to the legislation?”又說”It is truly enough said that a corporation has no conscience; but a corporation of conscientious men is a corporation with a conscience.”自由的基礎,這我認為對的基礎,竟是良心,那麼良心又是甚麼呢?剛上11年級時,我們在解析幾何課程讀過笛卡爾的《談談方法》,就是在討論良心,這良心對於笛卡爾來說,即是「理性」,而理性是需要方法被鍛鍊的,也就是說,良心是需要被鍛鍊的。
    「良心是需要被鍛鍊的嗎?」我問。有些學生說,不需要,因為那是本質,本質是無法也不需要被鍛鍊的。也有學生說,需要被鍛鍊的是相應良心的行為,而不是良心本身。

 

    良心是否需要被鍛鍊,應該不是抽象問題,而是可以經驗的實際問題。以清潔為例,良心知道清潔是道德的,但一直沒有去做,時間久了,對於清潔的良心也就隨之遲鈍了。亞里斯多德說,所謂的美德就如同樂器一樣,需要不斷的練習,以發出好的聲音。持續發出好聲音的行為,會對樂器本身產生好的影響,這並不是抽象問題,而是有鍛鍊過的人,都清楚明白的普遍經驗。

 

    那也就是為何深刻思辨個人的道德判斷是有意義的,透過思辨,透過對於代理孕母的辯論,我們會更清楚自己想法的來源,與文化的關係。學生說:「感覺到為何在不同觀點辯論是重要的,那會讓他更明白支持不同觀點的原因,更清楚知道自己原本想法的問題。也就是說,可以更為客觀。」並試圖發展出更適合每個人貢獻內在品質的社會結構。

 

    循著代理孕母爭議的討論,生命本質的討論,看到困陷在奴隸制度裡的杜十娘。人的尊嚴與其道德基礎,會在我們經歷過下週的康德哲學後,更加顯明。

 

家長回響:高中部: https://goo.gl/forms/SxbrU518MlbX4o4A3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