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十一年級

發佈日期:2020-07-05

我們這一班~十一年級

 

俠研究 海之聲第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 什麼是俠呢?

 

    學生說:正義,守信,面對災厄時能不慌不忙,能犧牲自己,不誇耀自己的功勞。司馬遷於史記說:「言必信,其行必果,已諾必誠,不愛其軀,赴士之阨困,既已存亡死生矣,而不矜其能,羞伐其德,蓋亦有足多者焉!」學生對俠的想法,與司馬遷相當類似。

 

    但這些俠「自秦以前,匹夫之俠,湮滅不見,余甚恨之。」遊俠們,在先秦就已經消失不見了。奇怪的是,若這些俠都已「湮滅不見」,那麼,俠的內在精神,又為何能在千古之後的此時於學生的內在被辨認且被共鳴呢?

 

    「你有過所謂俠的行動嗎?」我問。

 

    有幾位學生分享了拾金不昧的故事,坐公車時,撿拾乘客任意丟棄的垃圾,甚至是:「阿姨,阿姨。」有位小女孩拉拉旁邊一位不認識的阿姨的裙擺。「抽菸對妳的身體不好唷。」這些助人的、正義的行動,其內在的根源在何處呢?有些學生說,是因為受教育,是因為家庭環境,然而,同樣的教育,同樣的家庭,也明明會養出不同的人哪?

 

    那麼,這些助人的、正義的行動,是來自於何處呢?

 

    或者,我們先放下這問題,有學生問,那麼,甚麼是正義呢?同樣是在〈遊俠列傳〉的篇章裡,司馬遷說這些遊俠「其行雖不軌於正義」,又說「竊鉤者誅,竊國者侯,侯之門,仁義存。」因為成王敗寇,所以戰敗的蚩尤,成了面目不堪的妖魔形象:「蚩尤人身牛蹄,四目六手。」(《述異記》)

 

    金聖嘆在政權轉換時為受壓迫者爭取公義而被拖進法場,史稱〈哭廟案〉,那如同將近290年後的228與白色恐怖,都是征服者為統治而對知識份子的處理手段。金聖嘆在被處決前與獄卒拿了酒喝,笑說「喝酒快事,殺頭痛事,喝酒之後殺頭,痛快痛快!」爭取公義而從容就義,所以俠義的金聖嘆於〈讀第五才子書法〉一文說到:「一部《史記》,只是「緩急人所時有」六個字,是他一生著書旨意。」認為這六字就是司馬遷著作《史記》的動機。

 

    在明代話本〈杜十娘怒沉百寶箱〉裡,作者有意識地將〈遊俠列傳〉的內容放進故事,故事中可被稱之為俠的,有在「緩急」中挺身相助的柳遇春,與作者名言為千古女俠的杜十娘。值得深思的是,杜十娘是13歲就被賣入酒家的藝妓,而辜負杜十娘的李甲,則是父親擔任政府官員的富二代與政二代。故事中談及杜十娘的勇敢、果斷、聰慧與毅力,也說到李甲的懦弱、無能與毫無主見。兩者強烈的對比,在學生之間有了些討論:「李甲,根本就是一個大Baby。」「就像一開始的PARZIVAL一樣,無知且無主見地做了些事情,卻深深地傷害了許多人。」

 

    PARZIVAL的故事,在吟遊詩人之間流傳,經過許多次的編寫寫定,俠的故事,似乎沒有一個固定的名字,那能是柳遇春、能是杜十娘(事實上,學生也在杜十娘的故事裡,看到金庸武俠的人物原型。)也能是司馬遷所說「緩急,人所時有」的任何實現者。

 

    牟宗三先生在〈五十自述〉中,說及「我雖對遵騮之友情坦然受之而無愧,然吾帶累朋友,吾心中不能無隱痛。彼之經濟並不充裕,彼為吾奔走著急,而不露聲色,吾雖不露聲色而受之,吾心中尤不能無隱痛。痛之至,即對於君勱先生憾之至。這是我一生最難堪最窩囊之處境。暑過秋至,遵騮須返滬一行。吾送之車站。彼即留下七八十元,並謂若有所需,可向其姑丈相借,吾即領而受之。吾並非一感傷型的人,然當時直覺天昏地暗,一切黯然無光。淡然無語而別。當時之慘淡直難以形容。我事後每一想及或敘及,輒不覺泣下。魯智深在野豬林救下林沖,臨起程時,林沖問曰:『兄長將何往?』魯智深曰:『殺人須見血,救人須救徹,愚兄放心不下,直送兄弟到滄州。』我每讀此,不覺廢書而嘆。這是人生,這是肝膽。我何不幸而遇之,我又何幸而遇之。」

 

    人生際遇與水滸世界,宛若相合相應,遊俠文士與吟遊詩人,彷彿相應相和。在宋代的人生際遇,在不斷傳唱的話本故事,在明代的寫定,在千古之後的現在仍於內在被辨認與共鳴著。

 

    莫若以明。

 

江昌倫

 

家長回響:高中部: https://goo.gl/forms/SxbrU518MlbX4o4A3

 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