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九年級

發佈日期:2020-05-24

我們這一班~九年級

 

現代文學海之聲3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   首篇刊載於日本《文學評論》的台灣作家作品〈送報伕〉,是以「楊逵留日時期的打工經驗為故事底本寫成。(引自楊翠《永不放棄》P.96下文同)」楊逵自述「1932年前後台灣抗日民族運動的各種組織都被破壞,好多人被捕,雜誌被禁停刊,一切公開活動都被迫停止,也許就是我最失意和潦倒的時候。但是生活上最潦倒的時候,卻是我寫作熱情的盛季,生活環境的困難並不表示精神的潦倒,「送報伕」就是在這種環境下寫出來的。」

 

    學生很快地將這故事分出前幾個段落:

    1.離開台灣到東京找工作

    2.找到工作、努力工作卻被老闆剝削壓迫欺騙。

    3.回憶離開台灣的原因

 

    有趣的是,在找到前3個段落之後,接下來卻難以寫出到底要如何陳述第四個段落的起迄。只知道結尾時「送報伕們團結合作,終於爭取到應有的勞動權益。」於是我們進入更細微的閱讀:前3段,以插敘與倒敘,讓「小說中的台灣青年楊君」為何要到東京的原因,隨著外在環境的險惡,內在的困頓而逐漸豁朗清明,然而就當讀者清楚了楊君到東京的原因與遭遇之後......。

 

    「各位在這部分讀到甚麼?讀起來的感覺又是什麼?」我問。

 

    「想回家。」「很混亂。」「好像有兩條分岔的路,不知道方向在哪?」

 

    媽媽來信,說蔗糖公司進入村子後,故鄉的慘狀,說房舍土地都不得不賤賣,失去了賴以維生的所在,說弟弟妹妹都已死去,而鄰居一家人跳湖自盡......。

 

    「但媽媽說不能回家。」媽媽來信,說要成功後,回去拯救整個村子,在此之前,不能回家。」

 

    「從混亂到堅定。」學生說。

 

    「那麼,這樣『從混亂到堅定』的閱讀感受,是來自於文章的甚麼部分呢?這樣的閱讀感受,是甚麼樣的寫作結構與寫法,讓我們感覺到得的?」

      

    身在異地。

 

    意志帶領著我們來到這裡,過往的記憶似乎可讓我們稍微接續起一些為何來到這裡的原因,也許是求學,也許是婚姻,也許是工作,也許是某些難以清楚說明的絲絲縷縷:「也許是命運。」你說,眼神望向遠方同時也望進內在的深邃。

 

    十年級學生在哲學討論時問了這問題「決定我的行動的,是我,或是其他?」 命運可以是被動的命定,或者,意志在其中奮戰著:走向命運。

 

    起初,只是為了要照顧自己的家庭,所以離家。「想回家」是因為外在的險惡困頓,是因為內在的不安惶惑「如果媽媽都不在了呢」,如果我原本想照顧的家庭已經不在了,那麼我的離家、我的奮鬥還有意義嗎?

 

    家是什麼呢?媽媽自盡前的絕筆信,也是林覺民的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」的訣別:「拯救整個村落的人吧。」媽媽說。楊君望向「台灣底春天,那兒表面上雖然美麗肥滿,但只要插進一針,就會看到惡臭逼人的血膿底迸出。」在惡臭逼人的黑暗裡,楊逵於台中與大肚山麓的石頭裡,開墾出一畦畦花園,一朵朵清芬。在我們所在的空間裡,舉目所見都是我們熟悉的地點「東海花園」、「榮總」、「火葬場」,楊君在土地上工作著:「有一位編輯問我,近來有沒有寫詩,我說有,天天在寫。不過現在是用鋤頭寫在大地上。」

 

    因為「世界依舊不公不義所以我們閱讀楊逵」,我們最開始時埋首閱讀,然後我們抬頭閱讀,我們在世界裡閱讀,也將閱讀一步一步耕耘為世界,所以一步一步踏實地回家,意志將代代延續---《永不放棄》,直到每個人的靈魂都映照了社會的整體樣貌,而所有的土地,也都活出了每個人的力量之時。     

 

江昌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家長回響:高中部: https://goo.gl/forms/SxbrU518MlbX4o4A3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