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五年級

發佈日期:2018-06-10

我們這一班~五年級

 

親愛的爸爸媽媽:

 

關於跨越。

 

    三月的時候,第一次與山鹿會面。山鹿是這麼清晰:“你想要什麼?”我也說出我心裡儲備已久的答案:“跨越!來一次成年禮吧!”沒說出口的是,好好地吃點苦頭,把他們身上固有的慣習給抹殺掉吧!向一個更好的大孩子往前邁一大步吧!

 

    我心裡是設定著的,風雨交加、體能耗竭、唉聲載道、在疲憊無奈中互相取暖、終於打破了你我的隔閡、男女生的隔閡,彼此合一,唱著歌啦啦啦地回來,眼神清亮,就差跟爸爸媽媽大聲宣布:“我回來了!我長大了!接下來的每一步,我都會走得很好喔!” 哈,別太驕傲,也別再懶惰,當你看清自己的限制,下一步路你才會踏得更謙虛;當你經歷大自然的浩瀚洗禮,你才能感受自己的渺小。唯有你低下頭謙卑著,你的腳步才會更堅實。

 

我的心裡,是麥帥的《為子祈禱文》;我的心裡,是印地安最後的呼喚,人與自然的同在。得到禮物吧!我在心裡祈求著。

 

瞧吧!多麼幼稚而固著的期待。然後,老天就要來跟我開玩笑了!

 

    第一晚的暴雨,隨著雨勢越大,我的心越欣喜,啊,就是這樣!那真是對孩子們真實的迎接啊!在他們離別的心上,狠狠地加碼。我的心好硬,當孩子們訴說著害怕與想家時,我嘴上、手上的安慰,與心底彷彿陰謀得逞的喜悅,是如此的背離。

 

    但第二天,山神決定不再玩笑,正正經經地來跟我談一談我的功課--一切順利地不像話。

 

    當我們要長途行走的時候,太陽掩在雲背後;當我們要鑽木取火的時候,楓樹之靈也原諒了我們曾經的傷害;當我們在山泉戲水之時,熱辣辣的石頭為我們烘乾身體;當我們想要感受夜的黑暗時,月亮星辰全部躲藏了起來;當我們的遊戲告一段落之時,雨神才開始揮灑;當我們最後一晚,遺憾著沒有看到星空時,萬點繁星閃爍蒼穹。

 

    怎麼了嗎?我心裡惶恐著,這樣子,孩子們怎麼跨越?不是說好,要一起來吃點苦頭嗎?幸好,我山上的好夥伴們,比我更能領會山神的啟示,他們比我更清楚,什麼是跨越。

 

    什麼是跨越,跨越不需要那麼大、那麼雄壯、那麼悲情、那麼被狠狠看見。

 

    跨越可以從完全打開感官嗅聞一碗飯、完全打開聲音和情感吟唱一首歌開始。山鹿說:“每一個進入我們口中的食物,都是那個植物、動物的貢獻,經過很多個人的手,來讓我們的生命延續。沒有一個生命是可以浪費的。珍惜食物,也珍惜每一刻的生命。”

 

    跨越可以是一次又一次從松樹林裡尋找一根又一根細細的枝條開始;或者齊心協力搬回一棵粗壯的樹幹,並舉起你有力的手臂把他鋸斷,讓這一刻的你的力量可以貢獻他人;

 

    跨越可以是像個大人一樣,靜靜地走在月亮與星辰躲起來的森林暗夜裡,全然地信任腳下的大地與前面夥伴的肩膀;

 

    跨越可以是在早上醒來,不再是雀躍的嘴巴必須不停張合的小鴨子,而是靜靜地去看看山頭第一道的陽光、草尖上的露珠、俯首在工作本上好好記下發生的事和你的心情;

 

跨越可以是全然地將身體交託給山泉、陽光、石頭,與身畔的夥伴;

 

    跨越可以是舉起手來,願意承擔那幾件最重的公糧、公裝,心裡想著:“我是男孩,不來承擔,怎麼說得過去?!”

 

    跨越可以是,回家的山路,不需要指令,自然靜默地行走在團體中、在和諧的流中,彷彿靜悄悄的河流,不疾不緩不哀怨,知道每一步的踏出,都是離家更近。

 

    最後,我看著每個孩子的眼神,我知道,這跨越不是我說了算的;這跨越也不是瞬間完成的。正如山鹿所說,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的。山下的好大人們、山上的好大人們,共同的意念行成的這一個圓,我們的孩子在其中,在每一個小小的瞬間裡,悄然地完成他自己。

 

    願我,能承接你們所給予的力量與智慧,繼續帶領他們,在每一日的跨越裡。

 

最後,送給你們這一首在山間一直縈繞我心的印第安的古老吟誦:

 

靜靜地坐著,

在空無一物的地方,

教孩子們用鼻子去聞,

眼睛去看;

在萬籟俱寂的地方,

教孩子用耳朵去聽;

印第安人是這樣教導孩子。

一個不會靜靜坐著的孩子,

無法變成成熟的大人。

~摘自《大地之翼》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年級導師 王新 合十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2018年6月11日

 

家長回響:五年級:https://goo.gl/hOmhUO

 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