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六年級

發佈日期:2018-05-27

我們這一班~六年級

 

親愛的爸爸媽媽:

 

    旅行意味著許多意思。為喚醒孩子深藏在漢文化之下,那股隱隱欲動、勇於航向未知的南島族血液,我們走向南台灣的海洋與天際,實踐心中專屬於個人的跨越之旅。我看見每個人都願意敞開,跨越老我的習性,走出嶄新自我的意願。於是,在行前,孩子們安靜地寫下自己的祈禱詩,祈請天地之間所有自然神靈能與我們同行,賜下勇氣、平安與喜悅共同完成夢想。邀請靈性力量的參與,是這趟旅程最大的安排。

 

    於是,當他們決定要真實地用身體去感受太陽的熱度、海洋的氣味與行囊的沉重時,便無畏無懼的迎向了這些考驗。另外一個隱性的目標,在我心中默默編織著,我期待孩子們在這個熟悉的團體中,逐漸長出獨特的個體性,透過跨越旅行,有一個美麗的蛻變。在自然旅程中,有更多的獨處與自我完成。

 

    當這樣的意念充滿著,孩子隱約就接收到了,我不意外地在夜裡聽聞著孩子說著自己的自然名,對自己有著新的期待。

 

影子說:「我想要有自己的樣子,不要當別人的影子…」

 

北極星說:「我希望像北極星一樣恆久不動,為人們指引方向,而不是像我現在一直動來動去。」

 

小石子說:「我希望海邊的小石子一樣,讓大海或是其他石頭磨去我許多的缺點。」

 

白雲說:「我的個性很多變,常常鬧情緒,像白雲一樣有時候會瞬間變成黑雲。」

 

海浪說:「我的情緒管理很差,有時候風平浪靜,有時候卻會引起大風浪…」

 

鬼針草說:「鬼針草的花很美麗,可是他卻有針會刺痛人,就像我…」

 

天空說:「我想像天空一樣廣闊,接納所有喜歡不喜歡的事。」

 

幸運草說:「我想帶給別人幸運的祝福…」

 

螢火蟲說:「我很膽小,如果可以像螢火蟲一樣勇敢可以在黑暗裡飛行就好了。」

 

風說:「我想成為風一樣自由,但是是可以控制的風,不要亂吹。」

 

山說:「我不想要過去自己好動的個性,我想要向山學習穩定。」

 

大海說:「大海很美麗,而且他接納了所有的東西。」

 

星光說:「我想像黑夜裡的星光那麼勇敢。」

 

星辰說:「即使白天我們看不見星辰,但是他們仍然在天空中照著軌跡運行著。」

 

石斑說:「石斑是我第一次獵取的動物,而且我吃了牠。」

 

……

 

    除此,我也更有意識地離開孩子,非必要時不刻意進入或干擾孩子,老師的角色在孩子正值前青春期的此時,需要讓出彼此的空間,讓他們成為自己。我常常在隊伍的最後面,望著每個人挺立的背影前進,自由的足跡、穩定的步伐、輕盈的腳步、混亂的踢散…完全是他們自己的樣子。我在心裡微笑著。但,他們也嘗試突破自己的原有的舒適圈,在變化的環境當中找到安心自在;突破慣有的人際圈或是性別藩籬,和他在自然裡一起呼吸;有意識地觀察另一個身影,在各種極限裡,是否如我想像一般?是否在他身上也看見了自己。

 

    這群孩子雖夢幻卻敏銳,常常在日夜交替的魔幻時刻,有明顯的轉換,他們的內在有一股強烈明顯的太陽節奏,在夜裡,必須具足勇氣與意志來彼此陪伴。嚮導對自然的掌握,以及我對孩子們的觀察,我們很有默契地依當下的需要而有彈性的調整。孩子敲著碗來問甚麼時候要吃飯,於是便決定由孩子來生火煮飯,為自己的需要負責;當他們汲汲表達自己想要跨越的決心,於是加碼負重獨自夜行;吃完渴求的西瓜之後,隨手丟下西瓜皮,理所當然以為大人應該要處理,甚至隨意使用飲用水來洗去黏在手上的汁液,換來隔日無水煮早餐的結果...所有行為的因果,都必須真實讓孩子親嚐,這些便是孩子需要跨越的慣性行為,而不僅止是體能耐力上的挑戰而已。我真希望孩子可以收到這些珍貴的禮物。

 

    那一天,我們一起登上旭海草原,十二歲孩子獨自蹲坐在草叢間遠眺白日所經過的海岸線,在巍峨的山脈與壯闊的太平洋之間,孩子,你的心裡想甚麼?你為自己感到渺小嗎?你為每一個步伐感到驕傲嗎?你似乎成就了些甚麼?卻又讓你感到更加謙卑嗎?在永恆的創造裡,我們往往只能選擇臣服。

 

    穿越那片防風林,走上礁岩岸,我們一同錯愕那片被保護的海岸是如此的被無知的人們破壞。孩子熟練地撿拾起不屬於自然裡的一切,拖出卡在礁岩縫隙中的塑膠漁網,合力搬出一袋袋垃圾與資源回收…像是在拔河,像是在救贖,像是為更好的自己努力,像是為著一個新的希望...頂上的烈陽與滴落的汗水一同見證著孩子的願意與不願意。那是多麼辛苦的一件小事,但我卻看見在孩子心中成就的那件大事。這些修鍊或是鍛鍊的意義,將來他們將會看得更清晰。第三天,我們再去岸邊擴大撿拾的範圍;第四天,我們遷移到旭海防風林,清除隱藏在林間更多更多不可思議的酒瓶垃圾,我的汗水和淚水如雨下,我默默祈禱你不要對這個世界感到太沉重,失去了信心。最後一日,我們將剩下的十個空袋子繼續裝滿,為我們曾經停留的那地變得更好。清理,是為留下空間存放美好。這樣的意念,不應只是旅行中的意外設計,更應該是生活中的日常。

 

    旅程結束前,我們走進一個小小的溪谷,尋找乾涸溪床的源頭,我們在小小的池子裡,透過水的力量慢慢地、一點一滴地潔淨自己的身心靈,讓可貴的涓涓流水,慢慢滲透身體,蛻去多日來的髒污或疲憊,山風徐徐,讓孩子靜定地走上回家的路程。

 

    在歌聲中和嚮導們告別之後,如夢境般的光與熱也即將離去,靈魂似乎仍停留在那海角天涯,身體卻即將被遊覽車快速地送回家,如此超現實。孩子卻回我:「可是昨天的每一步都很現實啊!」是啊!謝謝你,親愛的孩子,教導我每一個當下的真實。若不是你,我將不會有這趟旅程,與我自己擁有前所未有的和平。

 

    印第安人教孩子打獵時,先教他在野地靜靜的坐著,要坐到他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時,就會聞到以前不曾注意到的空氣中的味道;看到空無一物中,微小的大自然變化;聽到萬籟俱寂中,風的流動。印第安人說一個不會靜靜坐著的孩子無法變成成熟的大人。

 

    最後一段原民的智慧,送給你,陪著孩子靜靜地坐著。

 

六年級導師

藍惠真Blue

2018.05.27

 

家長回響:六年級:https://goo.gl/rITJ6o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